能不能什么都别说 坐着陪我吹吹风

青春滚滚向前[作者:刘文]

我曾经无数次想要奋不顾身追求又无数次不甘不愿放弃的东西,最终牢牢地落在了我的手心里,甚至比我当初预期的,还要剔透美丽。

2007年那个酷热难耐的夏天,我经由一场考试,与过去的我彻底了断,奋不顾身地投入崭新的世界。那一场完美的谢幕成为了我发育躯干蜕下的旧壳,从那以后,我以从未设想过的方式渐行渐远,经历了各种难以置信的冒险。

三年只在眨眼间,世事百转千回。

或许每个人在求学过程中,都遇到过这样的同学:他们轻而易举就可以在全班乃至全年级名列前茅,他们的简历上可以罗列出各式各样的奖项,而最过分的是,他们似乎还擅长琴棋书画,或者英法德语,或者足篮排球。

而我,从小就是被人归入这一类的。

很多人说我是早慧的孩子,我倒是宁愿把所有的成就归功于幼年时的那场大病,躺在病床上的日子,我无师自通学会了认字写字,看完了厚厚的《三国演义》,掰着手指学会了加减乘除,甚至还背完了《唐诗三百首》。所以,待我步入小学,不用费吹灰之力便可拿到双百分和大红花。

我觉得那是我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因为被捧到了天才儿童的位置上,便不得不承受着与之相配的期望值,不得不战战兢兢以防走错一分一毫从那高高的宝座上跌落进万丈深渊。这样的压力成了我今后许多次失眠抑郁的源泉,但好在我有幸拥有了一个还算好使的头脑,于是一路升入全市最好的初中,然后直升入本校高中最好的班级,各式奖状抱回了不少,钢琴和绘画也都学得不赖。

那样的道路看起来光芒、坦荡,我虽然更喜欢文学和艺术,却从未想过要跳出这样的道路,一直到我高三的寒假,我的人生目标都是按部就班地上最好的大学,念最有前途的专业,拥有最美好的前程。

高三寒假的一次新概念作文大赛算是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那段日子就像做梦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文字也可以像所有我仰慕已久的前辈们那样,出现在报刊杂志上,被众人赏识。诚挚的读者来信,炽热的夸赞,所有阴暗的潮湿的小思想都找到了共鸣,于是我慢慢体会到,只有文学才可以带给我想要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那些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孩子让我发现了我骨子里那一份疯狂和冲动,他们让我意识到了我十二年如一日三点一线的生活是多么的苍白单薄,而能够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哪怕在别人看来一文不名,都会带来巨大的充实感与满足感,仿佛在朝着太阳奔跑。

我觉得我内心的另一个自己被唤醒了,生命在我眼前呈现出一种更加活泼丰沛的状态,他们的流浪梦燃烧到了我,我想要像他们一样,自由、潇洒、不羁。

新概念作文大赛回来,我开始看他们推荐的书籍和电影,为各个杂志和文集笔耕不辍,文学带来的诱惑太大,以至于我完全无法分出精力做其他的事情,最终在一模考试成绩一落千丈。

后来还是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那些温暖的孩子们告诉我,他们有多么羡慕我的体面成绩和光明未来,而我亦不该让为我呕心沥血近二十年的母亲再终日为我愁眉不展,文学梦、流浪梦最终只是在我的生命里如昙花般转瞬即逝,为了弥补那失去的一个月,我开始自愿留在学校上晚自习,从七点半到九点半,校园里万籁俱寂,只有花房里的几盏灯还散发着昏黄的光芒,我在明晃晃的日光灯下做物理习题,觉得从未有过的心如止水。

二模考试,我的成绩重又步入正轨,可是母亲却对我的大起大落心有余悸。在外公的指点下,高二暑假就通过雅思考试的我开始留意起申请国外大学的信息。

我永远记得外公把他的毕生积蓄拿出来,说无论如何都会供我上学时候的情境。他青年时代留学苏联,有着超越常人的睿智和远见,只是当我终于如他所愿漂洋过海,出人投地时,他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竟连我学的是什么专业都无法记住。

 

那停课复习的五月,天气阴晴不定。

我每天早早到学校,制定好一天的学习计划。温习英文单词,背诵语文的诗词名句,整理数理化的错题,做高考模拟试卷。中午的时候,我最好的两个朋友会在教室门口等着慢动作的我出来,我们一起去校门口的小摊吃麻辣烫,老板娘看到我们是高三学生会多给我们几个鱼丸,书报亭的叔叔会为我们留着最新一期的时尚杂志。我们三个为哪个明星的新造型好看争论许久,然后被班主任严厉批评。再然后,还是温习英文单词,背诵语文的诗词名句,整理数理化的错题,做高考模拟试卷。披星戴月走出来,会看到校门口路灯下,母亲拉长的背影,我坐上她的车,家里有外婆精心准备的营养夜宵。我读一段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后沉沉睡去,便是一夜无梦。

那一个月,有些人的父母早已打通了各方关节,学校里的保送生名额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派发完毕,我却始终心如止水,相信我所有的付出终将得到报偿。而那样超出年龄的冷静,应该是上天的恩泽吧。

六月就是誓师大会,考前心理辅导,看考场,还有那考试的三天:第一天,语文,化学;第二天,数学,英语;第三天,物理。

父母亲本来想请假陪我,又担心会加重我的心理负担,我已忘记他们最后到底有没有请假,只记得母亲不知从何听来秘方,说如果考试前吃五根香蕉,考试的时候便会体力充沛,大脑思路清晰。于是我在三天内,连吃了二十五根香蕉,以至于之后整整一年,只要看到香蕉,我便会有难以扼制的反胃感。

考语文前,许多人围在语文老师周围问问题,我和我的两个朋友到走廊上透气,然后不约而同从口袋里掏出三块巧克力。我仰起脸的时候,看到我初中时喜欢了很久的男生从楼梯上下来。他似乎吃了巨人药,从原本和我差不多高的小男生长成了高大清瘦的男子。我们都不再复当年模样,却所幸还可以微笑着问候,互相给予鼓励的拥抱。

为了浪漫,我愿意把那一面当做我少女时代的全剧终。

那一年江苏的物理试题出奇的难,考场中有当场崩溃无法继续考试的,还有一怒之下掀翻桌子罢考的,我不知为何面对卷子上大片大片的空白异常镇定,大约是确实问心无愧了。

高考查分数不知为何比预定的日期早了一天,消息灵通的朋友打电话来要我查分数。我一个人拨通了那个声讯电话,听完了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提示音,不知为何按错了好多次准考证号码,最后听到了668这个无比吉利的数字:除了物理,其他四门都很是出色,哪怕在全省范围,也算得上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我的成绩,他们在电话里险些喜极而泣。虽然按照我的水平,一切只能算是发挥正常,但这已经足够值得庆祝了。

我最好的朋友,一个勇夺状元,拿到了好几份奖学金之余,慷慨大方地让我敲诈了一个暑假;还有一个,如愿以偿考取了七年制的医科本硕连读。而我们的分别,也因为各自奔向美好前程,而多了几分励志的色彩。

因为物理上的失误,我并没有拿到香港中文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但是并不富裕的父母在我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当即拍板让我远赴香港。那时候我手里已经握了几份大学的提前录取通知书,原本对要花这么多钱离家远走并不热衷,后来才开始感谢他们为我做了我人生中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我总是抱怨他们过多地干涉我的决定,后来才发现,他们是那样仔细地为我铺设好了一整条人生道路。

只是,我不知道他们做那个决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如此这般远走高飞,竟连一年见一面,都是奢侈。

每每隔着冰冷的电脑屏幕和那无法挽回的昼夜之差,我会想起我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在得知女儿被宾夕法尼亚大学录取时,那轻轻的叹息。

我想我或许要长久背负着对父母的深深愧疚了。

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没有意识到高考为我的青春画下了一个那么彻底的句号。

当我来到香港,无意中得知坐在我左手的女孩子是省文科榜眼,坐在我右边的男生是省理科榜眼时,我才意识到,以高考成绩来划分人的三六九等的岁月彻底离我远去了。那个分数,只是为我叩开了一道门,而在新的起跑线上,会有新的历练等着我去完成。

总是被人批评过于单纯过于自我的我开始热衷于社团活动,课余打工,参加志愿者服务队,帮教授做研究。我给自己安排了满满当当的时间表,有过整整七天不上床睡觉只是抽空在椅子上打个盹的经历。我甚至还又去参加了一次新概念作文大赛,开始定期帮几家杂志写文章,还挂着记者证做起了兼职记者。

高考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开始可以任性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尝试不同的领域,可以获得我想要的资源和机会,可以认识那些最聪明最睿智的人,甚至还误打误撞实现了我的文学梦和流浪梦。

我曾经无数次想要奋不顾身追求又无数次不甘不愿放弃的东西,最终牢牢地落在了我的手心里,甚至比我当初预期的,还要剔透美丽。

努力这么多年,命运最终待我不薄。

我想起电影《猜火车》的结尾:“我要把自己收拾干净,我要往前走,一直走下去,去选择我的生活。”

如果一直坚持走下去的话,工作,家庭和“他妈的大电视”,我想是一定会有的吧,无论以何种方式出现,命运的道路总是可以殊途同归。

就像我虽然选择了按部就班地高考,最终却可以一个人走遍美洲和欧洲,可以在最浪漫的法国学着历史和艺术,而我那些曾经朝夕相伴的同窗,和散落四海的新概念挚友,最终也在自己的道路上轰轰烈烈地奔跑着。

终结一条道路的最好方式,是走完它。

超越了时间和空间,我们的青春以同样的方式滚滚向前。


评论

© Sheciky | Powered by LOFTER